分类
偷窥人间

偷窥人间:东汉王朝的崩溃

写在最开头

记录成文且能被流传的历史往往充满很多矛盾的东西,因为矛盾部分可能是故事与真实历史的混合物。这会导致阅读理解过去发生某件事情的时候感觉异常,这种异常来自于人性,基于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。吕思勉说设身处地这东西,只有当事人才有,大意是当事人能看到八个方面,你可能只看到三个方面,有五个面不知道,故觉得奇怪。

所以揣摩历史的好处是,读一遍不够,一个角度不够,一本书不够。要把所有的资料综合在一起,抽丝剥茧以后才能豁然开朗。如悬疑小说一般,一次次的反转,终于明白以前看到那些不合理的行为背后符合人性的一面。

选择写东汉的原因

因为三国的原因,登场人物的认知度是中国历史之冠,资料多,群众基础Max。认知度一高,讨论起来更方便,然每个事都是有自己理解的,我也只代表自己的见解,仅此而已。

需要被复盘的故事

这次复盘的故事是汉灵帝驾崩到董卓拿下洛阳这几个月发生的故事,我们在多个版本获得对这段历史的描述都是非常类似的,以受众较广的央视新三国来说。它描述的是汉灵帝驾崩,朝廷被十常仕为首的宦官控制。大将军何进号召群雄进京勤王,结果被十常仕反杀,随后十常仕被袁绍干掉。此时洛阳打乱,勤王的董卓发现异动违抗命令进入洛阳,碰到了汉献帝,控制了皇帝。同时贿赂吕布杀害同来勤王的丁原,兼并丁原的并州军,最终袁绍,曹操等逃离洛阳开始反董,东汉崩溃,从此拉开三国序幕。

何进 VS 蹇硕,皇权对外戚

实际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灵帝一死第一件大事便是小黄门蹇硕计划谋杀何进,但因为手下司马潘隐向何透露计划,失败的代价是何进出手干掉了蹇硕。**这里我做第一个大胆的假设,杀何进是灵帝死前就已经部署好的方案。**先介绍下蹇硕,他是灵帝的心腹,很多书把他写成十常仕的一员,他虽是宦官但和张让,赵忠并不是一伙的,是一个有专业能力的宦官,深得灵帝信任。灵帝很清楚外戚的威胁,远一点王莽导致西汉灭亡不说,外戚窦武和陈蕃的兵变也没过去很久,外戚是权力交接时的不安定因素。

灵帝立了王美人的儿子刘辩做太子,其实就清楚在未来刘辩和刘协必有一争。近的来说,大将军何进还活着,是刘协的舅舅,何皇后的哥哥,身居国防部长要职,朝中向着何进的人不少。往远处说,刘辩长大了还是要干何家人的,因为自己老妈王美人就是被刘协老妈何皇后下毒杀死的。

所以从灵帝视角看上去,何进都得死,那为什么不早点死呢?西园八校尉的设立就是借农民军起义,武装了首都高门士族子弟用来对抗外戚大将军何进的一步棋,蹇硕作为西园军的首领,直接握有兵力,在首都比名义上国防部长的何进战力更高。这里介绍一个新的登场人物,灵帝老妈,董太后,他有个侄子叫董重也手握兵权。所以这里我粗略定义一个皇权派,董太后集团,宦官蹇硕的西园军,十常仕手里的部分宫内战斗力,而在另外一边就是何家外戚。为什么说粗略的分呢?因为每个人都心怀鬼胎。

灵帝想的很简单高效,我活着大家别闹,我死了之后,蹇硕你第一时间去把何家全部杀光了,刘辩当了皇帝,老妈董太后监国,兵权一部分交给董重一部分给蹇硕,宦官继续擦屁股干脏活累活对抗文官,这一切都很完美。可惜的是,皇权派严重低估了何进,最后导致送命。何进对整个政治环境的渗透,远远超过灵帝想象,很多人都表面上听刘家的其实是听何家的,于是乎,蹇硕被何进反杀。在这个过程中蹇硕呼吁内廷的张让,赵忠支持自己,但十常仕倒向了何进。是的没错,十常仕是支持何进的,但本质是向着何皇后和刘辩,这里重点指出一下,也是东汉灭亡悲剧的开始。

何家的情况比记载的复杂

得到内鬼通风报信,置死地而后生反杀蹇硕的何进,当时肯定是意气风发,前途是一片明朗。首都的武装力量几乎都归置在自己手里了,立了十四岁的侄子刘辩当了皇帝,皇帝年幼自己自然是独揽大权。这里介绍下何家的情况,历史中的何进因为是屠户出身,被描述成一个莽夫,何进的父母是再婚家庭,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就是刘辩生母何皇后。何皇后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哥哥何苗。所以,何进和弟弟何苗其实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是异父异母兄弟,稍微有点点搞。

何皇后能入得了荒淫的灵帝后宫,最后成为皇后自然是容貌了得,何进自然不会是一个丑八怪。且经过长时间的经营,何家集团势力如日中天。镇压黄巾军的时候立过点军工,老妹是皇后,而且愿意花钱结交各种有头有脸的权贵。而且最重要的是,何进拜了当时大族,杨修的祖父杨赐做老师,手下的智囊团也是T0级别,陈琳,袁绍都是他的跟班。所以我说,就算他是一个莽夫,整个智囊团也不是酒囊饭袋,何进不是一个简单的new money。但事情就是那么神奇,怪就怪在手握这样配置的何进,最后也栽了。

转折点:一个母亲的选择

大家都知道结局是董卓最后进了洛阳,但董卓为什么会进洛阳,后面我会提到袁绍,这家伙出的主意,那为什么会发生这一摊子事情呢?我要做第二个猜测,何皇后和何进不是一条心。首先在前面一节中介绍了何皇后和何进虽然有血缘关系,作为离异重组家庭,加之何皇后从小入宫,关系未必很亲。当何皇后看到哥哥何进顺利干掉蹇硕时,她的内心肯定是非常复杂的,他知道自己哥哥的野心,尤其是沾染了权力之后极速膨胀的野心,说何进没有当皇帝的心是假的。所以何皇后的想法很简单,我只要自己的儿子当皇帝,其他人不要碰,就算是我家里人也不行,在这点上十常仕是完全站在何皇后身边的,造成了十常仕在蹇硕之死上站队何进的假象。

这里插一句,灵帝宠爱的刘协生母王美人被何皇后毒死之后,灵帝大怒,但因为张让,赵忠的花钱打点加求情最终绕过了何皇后,也就是说十常仕的政治筹码多投资在刘辩这边,并没有变过。传统版本的外戚在这里产生了分裂,何进加文官集团加军权,对名义上的皇帝刘辩加十常仕加何皇后。这里插一句,另外一个老母亲灵帝老妈董太后在刘辩上位之后被何家人干掉了,侄子董重也一起超度了,灵帝如果知道肯定要气哭了,杀何进把自己老妈的命也搭进去了。

开启地狱之门的袁绍

袁绍是一个城府极深,且阴险的人,他的小九九其实算的很好。他很聪明的察觉到了何家的裂隙,他知道何太后的心思,更看出了何进想上位的野心,我在这里做的第三个猜测是,最想上位的是袁绍。首先利用四世三公的身份获得皇帝信任,成为西园军二号人物,背地里结交达官显贵,暗通何进,答应做何进的跟班卧底。等待何进杀掉西园军一把手蹇硕,自己成为西园军实际上的控制者。利用何家兄妹的间隙,挑起十常仕和何进火并,然后利用手里的西园军,以及当朝三公之一的叔父太傅袁隗在朝中积累多年的袁家人脉,待双方鹬蚌相争之后,渔翁得利,自己上位。

为了加速和制造何家的对立面,于是三国历史上最无耻的计谋出来了,袁绍献计何进说可以调集一些军队,围在首都附近摆出要兵谏的样子,你何太后一个弱女子,看到这个阵仗就会乖乖服软,除掉十常仕后内廷就是你何进的天下了,霍光,窦武都不算啥了,这是一个属于何进的时代。在众人的反对中,何进居然听了这个计策,我觉得此刻何进是太着急了,太想一步登天了,他不想等了。袁绍这个小算盘算的非常牛逼,他对双方心理非常了解,事实上很多地方都被他算对了,唯独董卓和董旻不在他计算之内。蒙在鼓里的反而是袁家人,袁家一直以为董卓是他们的人,认为袁隗提拔过董卓,董卓的一路升迁离不开袁家,董卓应该会报答他们,可惜too young,too simple。

胆大心细的董卓兄弟

董卓出生边地,是不是一个圆滚滚的大胖子不得而知,但他有一个好弟弟董旻,这个弟弟是董卓上位的最大功臣。快进到到何进接受袁绍计策,董卓带领了自己的一小队人马,约二千人,驻扎在洛阳城西的平乐观,顺手还上书弹劾张让,赵忠等人,这里看上去一切都很OK,可以得奥斯卡的水平。可没想到双方交火就是那么突然,十常仕看到勤王大军逼近,每天上朝各路弹劾不停,与此同时还有袁绍通过捉拿十常仕家属方式试压。被彻底逼急之后,直接把何进骗进宫来,把他脑袋砍了。何进退出历史舞台的速度就是那么突然,此刻袁绍自然是有准备的,立马回过头来进宫杀宦官,权力真空已经产生。

董旻时任奉车都尉,人在首都,目睹了全过程,他为董卓做了两个很重要的事情,一是通风报信,二是收集兵力。董旻及时的通风报信,才能让董卓及时进入洛阳城内,并且在出城的车队碰到SSS级宝贝,刘辩和刘协。顺便多说一句,日后挟天子令诸侯其实作用并不大,但在兵变洛阳的当日,天子的归属决定了董卓的成功。与此同时,董旻和吴匡被袁绍弟弟袁术告知,何进是被何苗杀死的,两人带兵攻击何苗,并且斩杀何苗。吴匡是何进部将,而且是重要幕僚之一,董旻极有可能已经判断出了袁家借刀杀人之意,吴匡只是暂时的棋子,事后袁家必会找机会杀人灭口,同时吴匡杀何苗也可以看出何家确实存在裂隙。杀掉何苗的吴匡冷静下来之后,在董旻的分析之下知道自己已经中了袁家的计谋,于是带领了何进曾经的武装力量投靠了董卓。董卓一不做二不休,利用身份与贿赂搞定吕布,杀掉丁原。于是,兼并了丁原并州军与何进部队的董卓在洛阳的兵力占据了绝对上峰,东汉毁灭的历史就此无法翻盘。可见,董卓的成功大部分的功劳在董旻的判断,顺势而为,和巧妙的时间节点把控,再后来的故事大家也就都知道了。

后记

皇帝,宗室,宦官,外戚,功臣集团,文臣集团,一直是政治中的元素,不同的时期无非是配方多少的问题,总离不开这些东东。回头看东汉的毁灭是不是可以规避呢?其实完全可以的,何进作为一个突然有了至高无上权力的普通人,在袁绍的蛊惑下,确实急了点。和自己妹妹的沟通也不够,其实普遍的解决思路就是,先给刘辩表中心,然后生一个女儿和刘辩和亲,最简单有效的延续何家的政治生命。东汉这意外的崩溃还少不了野心家袁绍,野心太大,还有董卓兄弟的神机妙算,这一连串奇怪的因素组合在一起,让人觉得东汉的崩溃太意外了。当然我认为东汉灭亡并不可惜,但如果东汉当时政局足够的稳定,解决掉内部矛盾,使用犁庭扫穴的策略对付外部蛮夷,是极大概率避免以后发生五胡乱华的惨剧。

nickzhuo

技的集大成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